低碳发展 水电先行

  (《人民政协报》记者 陈建萍)近年来,人们对水电开发有很多争议,主要集中在大坝建设对水生环境的影响上,甚至出现了金沙江水电被叫停、怒江水电开发被搁置等事件。到底如何看待水电开发的利弊、如何破解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的难题、如何缓解节能减排对我国能源结构的制约等事关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问题,8月10日,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至尊国际平台总经理陈飞。他告诉记者,“开发水电是当前我国能源建设的一种选择,而且是很合理的选择,因为水电是技术最成熟、成本最经济、运行最灵活的优质能源。所有发达国家都是把水电开发放在能源建设最优先的位置,并都是在水能资源开发完后才用其他资源。”

  由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存在,我国水能资源总量位居世界首位,约占全球总量的1/6,相比较于发达国家水能资源大部分开发殆尽的现实,我国水能资源开发总量仅占技术开发总量的35%左右。谈起水电的优势,陈飞以三峡为例解说,“三峡工程本质上是一项有利于改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工程。一方面,可变长江水患为水利,积极主动进行生态修复,大大减少洪涝和干旱造成的生态灾难,这是最大的生态效益。另一方面,水电是清洁可再生能源,三峡每年所发电量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7600万吨,减排二氧化硫900万吨,环保效益巨大。”陈飞还告诉记者,水电作为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调峰和储能两大重要特性,可以为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的大规模发展提供基础性保障。

  在陈飞看来,三峡工程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社会上的一些传言往往缺乏科学依据,如三峡诱发地震、导致西南大旱等。“世界各国百年来的建坝实践表明,大型水库蓄水初期,是地质灾害的集中发生期,经过5至8年的蓄水运行,库岸就会稳定下来。一般来讲,水库蓄水诱发地震主要发生在库区,范围一般是离库岸5公里左右,最远不超过15公里。现在国内外专家认可的水库诱发地震约70—80起,它们仅占已登记的3.5万座水库的2‰~3‰。另外,三峡大坝根本无法阻挡或阻断大气环流。这是因为大气环流的垂直高度为3000米,三峡大坝高度仅180多米;国内外相关研究资料表明,世界各国的水坝建设史上,至今还没有哪座水坝阻断了大气环流,改变某一地区气候的先例。”陈飞认为,所有对三峡工程的攻击都有充分的事实和依据给予批驳,可惜的是,支持水电建设一方经常是有道理没声音,而反对水电建设一方却是有声音没道理。

  目前,我国的水电装机和发电量大约是美国的两倍,有些环保人士以此作为我国过度开发水资源的佐证,对此,陈飞解释,“水电的发电量再大,也并不能代替水资源的综合开发利用。水资源开发程度(即水库的总蓄水量)往往与生态环境成正比,我国的水资源开发程度大约只相当于美国的一半。”正是由于缺乏水库的调蓄能力,与美国相比,我国一方面洪涝灾害频发,另一方面又是干旱严重。陈飞表示,“我国水资源总量2.8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6位,人均占有量2100立方米,仅为世界的1/4。特别是,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导致供需矛盾突出,通过筑坝建库,将河流由不可控变为可控,对水资源时空分布进行优化调整,可以提高水资源综合利用水平。水资源的调控是一种社会公益,它非常需要借助水电开发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

  社会上还有一种说法,水电开发虽然不会破坏环境,但是,会破坏生态。陈飞认为,客观地讲,任何一项人类活动都会对自然环境产生影响,并非所有改变自然都是不好的,否则,人类永远只能是原始社会。大坝建设必然会改变河道的自然特性,会对水生环境带来影响,但评价水电开发的利弊必须放在更大的环境下去考虑。“如果我们把生态系统的范畴从河流的局部扩大到了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生态系统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人类社会的进化,必须要解决水资源调控的矛盾。因此,对河流中鱼类生态系统的影响和改变都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只有接受改变并妥善地处理好种种矛盾,才是对包括人在内的整个生态系统构成真正保护。譬如,水电开发的滞后,必然刺激我国火电建设和煤炭需求的快速增长,中国的碳排放总量已经在2008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怒江开发搁置十年的结果是,几十万人仍然在贫困中挣扎,陡坡耕种,水土流失严重;我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了严重雾霾,并且已经多排放了十亿吨二氧化碳。”

  陈飞特别欣赏十八大提出重视生态文明,“环境必须要保护,但对自然和生态则不能只是保护而更需要尊重、顺应和维持其必要的平衡。水电是清洁能源,大力发展水电,有利于实现水资源优化配置,进一步落实我国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上做出的减排承诺,我们将以实际行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