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强:雾霾问题本质是能源问题
  林伯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原任亚洲开发银行主任、能源经济学家。现任新华都商学院副院长、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是2008年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的研究和教学方向为能源经济学和能源政策。兼任国家能源委员会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价格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能源顾问委员会委员。

   中国电力报:请您介绍一下福建那边的雾霾情况。

  林伯强:福建这边特别是厦门应该是全国污染指数比较低的地区之一,整体来看空气质量还是不错的。这与福建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关,重工业布局不是很多。但是也有雾霾了。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雾霾天气与我国的能源生产消费方式有怎样的关系?

  林伯强:那是肯定相关的。可以这么说,目前的雾霾问题基本上是一个能源问题,雾霾是一个能源现象,解决雾霾问题也得从能源着手。

  “2020年煤炭消费总量或出现峰值”

   中国电力报:您怎么看我国的能源消费总量、单位产值能耗和人均能源消费销量的关系?

  林伯强:应该说我们的人均量还很低,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但总量毫无疑问是全球第一。可以说我们的能源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人口问题,这与发展阶段有关系,我们目前处于城镇化、工业化阶段,也是高耗能阶段。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天花板是多少?

  林伯强:会继续增加。但我觉得中国的人均量可能连美国的一半都走不过去,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总量在现有的基础上再翻一倍,这个量太大了,这很难想象。

   中国电力报:是否意味着雾霾一段时间会继续加重?

  林伯强:我认为是这样的。因为目前我们的雾霾治理是区域性治理,并不是全国性的,整体排放还在增加。比如说今年煤炭消费量预计还将增加一亿吨左右。从2012年起我们的能源消费总量包括煤炭消费量的增速明显下降了,但绝对数下来不是很多,因为基数太大。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我国煤炭消费总量的天花板可能会在什么时间出现?

  林伯强:我觉得应该在2020年左右出现,总量应该在42亿吨左右。比如说今年煤炭消费量增长一亿吨,明年增长七八千吨,使用量将呈下降趋势,到2020年左右逼出一个峰值来是完全有可能的。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届时煤炭在能源生产结构中能占多大比重?

  林伯强:到2020年,石油占比可能会在18%左右,非化石能源占比15%,天然气如果达到11%,那煤炭可能就是56%。但天然气是一个不确定因素,这包括页岩气开发的程度等等。我比较倾向煤炭每年降低一个百分点,到2020年降低6、7个点,达到58%或者59%的比例。

  “能源需求管理更重要”

   中国电力报:我们提出向雾霾宣战,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您认为在能源的供给管理和需求管理方面哪个更重要?

  林伯强:我认为需求管理更有效一些,但需求管理的难点是在价格。目前我国能源的总体价格水平还不算太高,我们的能源结构又是以煤为主,煤炭目前没有资源税,所以价格不是很高。但化石能源作为一种资源,我们要考虑枯竭的问题,也就是能源安全的问题,提高能源价格,才能体现出它的稀缺性,同时也可以推动新能源的发展。

   中国电力报:我有个疑惑,为什么美国煤炭资源多价格低,但在能源消费结构中所占的比例也很低?

  林伯强:美国的煤炭实际上是原产品的价格比较低,但他们的环保成本很高,在利用过程中负外部性已经内部化了,所以价格就很高。美国是全球煤炭储量最多的国家,它的开采成本也是很低的,但它的成本主要用于发电时的环境成本。

   中国电力报:请您比较一下中美两国能源产品价格的形成方式。

  林伯强:我们主要是成本加成法,美国主要还是市场定价,这两者还是有差异的。成本加成法主要是政府定价,比如说煤炭。我们的石油、天然气还是跟着国际走。美国是市场定价,加上政府监管,政府主要是通过制定环境标准、执法来实现监管目标,当然也包括新能源的补贴。

   中国电力报:为什么能源价格调整起来那么困难?

  林伯强:因为他们的社会目标不一样。能源价格或者说电力价格永远是我们所说的三角形,包括支撑经济增长,支持全民用电,支持环境可持续发展,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一个点,价格都是来平衡这三个方面的。每一个发展阶段的侧重不一样,我们现在可能比较侧重经济增长,让居民都用上电,这是政府的责任。而发达国家就更侧重环境,当其他两个目标不需要考虑的情况下,它的价格就可以“走出去”了。而且它的居民收入普遍较高,支付能力也比较强。

  “新能源发展不能仅看装机数量”

   中国电力报:有观点认为,新能源的发展规模决定着未来能源的出路,您怎么看待?

  林伯强:未来5年中国最有发展前景的应该是风电,其次是太阳能。但新能源面临的最核心问题是短期补贴和中长期并网问题。新能源成本较高、质量较差、竞争力有限,离开补贴难以存活,而能不能把风电及时上电网卖掉,是一个较大的瓶颈,且由于我国太阳能和风电都在西部地区,输送到有市场的地方去就是一种挑战。此外,中国的核电、深海油气、潮汐能、水电等能源的发展也受到技术、安全、环境或潜能等问题的制约和挑战。

   中国电力报:有报道说世界上一些国家已经做到风电价格比煤电价格更有竞争力。

  林伯强:这个说法不完全对。目前风电价格能和煤电竞争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对于消费者来讲,看的是贡献并不是装机多少,装机量再大,没有发电量是没有用的。而且我认为,即使再进一步提高煤炭的价格,也不会高过清洁能源。像美国风电的价格比较低是因为政府给的补贴比较多,甚至有些地区鼓励老百姓用风电,不要钱的,发电企业只拿政府的补贴就够了。

   中国电力报: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开发和推广比较热,对此您持怎样观点?

  林伯强:电动汽车能够一定程度解决城市环境问题,但它是否是清洁的,需要看电力来源是怎样。如果用煤炭来发电,那并不清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电动汽车仅仅是提供一个可能。中国电动汽车的关键并不是为了解决能源结构的问题,而是为了解决能源安全的问题,解决石油对外依存度的问题。

   中国电力报:最后,请您简单预测一下,未来我们的电力需求增速会是怎样的?林伯强:如果经济比较好的话,用电量与GDP是1比1的关系,今年很可能就是7.5%。

 来源:中国电力报中电新闻网 
信息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2015年03月02日